示例图片二

互联网行业再传并购!专家称需加强反垄断事前审查以维护竞争活力

2020-06-26 05:23:42 沙巴体育-沙巴体育官方app 已读

原标题:互联网行业再传并购!专家称需加强反垄断事前审查以维护竞争活力

受疫情影响,以视频平台、网络直播、网络游戏为代表在线行业发展活跃。最近,关于腾讯入股爱奇艺、虎牙斗鱼合并等在线文娱企业的风声更是频频传出。这些交易背后往往涉及体量巨大的互联网平台,也由此引起外界的垄断担忧。

有专家指出,互联网行业逐渐迈入寡头垄断阶段,并呼吁加强反垄断事前审查,维护市场竞争活力。“若再进一步集中,从寡头垄断变成独占垄断,相关市场的竞争机制就将完全失去活力。”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巍向南都记者表示。

互联网寡占格局凸显,专家呼吁反垄断事前监管

6月15日,长视频领域释出一则重磅消息:据外媒报道,有知情人士透露,腾讯有意入股爱奇艺。一时间业内热议不断,有评论认为,此举将打破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三足鼎立的格局,甚至呈现一家独大的局面。

不过,百度公关总监郭锋随后通过社交平台回应称:“大家别乱猜了。爱奇艺是百度内容生态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,百度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爱奇艺的发展。”腾讯方面则表示对此不予置评。

而一度迎来“千播大战”盛况的直播领域,也出现了类似情况。随着虎牙、斗鱼被归入腾讯麾下,近期有关虎牙、斗鱼、企鹅电竞将“三合一”的猜测不断,甚至有内部人士直言合并最快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发生。

爱奇艺腾讯、虎牙斗鱼最终是否同归一家尚无定论,但不难看出,互联网垂直领域的集中度越来越高,且这一趋势正逐步蔓延开来。

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巍告诉南都记者,互联网行业逐渐从自由竞争转化到了寡头垄断阶段。在寡头垄断市场中,几家企业尚能维持竞争局面,但若再进一步集中,从寡头垄断变成独占垄断,相关市场的竞争机制就将完全失去活力。

他特别指出,在数字化时代下,大型互联网平台构建了一个纵横交错的生态系统。有时候平台在某一相关市场上实施的并购行为,往往是为了服务更大的宏观策略。防范和规制互联网垄断行为,应该有更加宏观的视野,而非局限于某一个相关市场或某一个垄断行为。

或可利用经营者集中申报制度进行前置监管

因此,翟巍呼吁,从立法上作出调整以应对数字经济下的垄断,同时反垄断执法机关还要主动介入监管,特别是要加强前置监管。

“事前监管非常必要,如果事前审查时没有意识到并购会产生限制竞争的后果,等到并购完成,市场就会失去有效的竞争机制,此时再去重建秩序并非易事,而且已经造成了很多不可逆的损失。”翟巍说道。

如何加强反垄断前置监管?南都记者注意到,可以适用反垄断法规定的经营者集中申报制度。

现行反垄断法规定,经营者集中的情形包括,经营者通过合并、取得股权或者资产、合同等方式,取得对其他经营者的控制权或者能够对其他经营者施加决定性影响。

但并非经营者集中行为都需要申报。根据《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》,两种情形下应当事先向国务院主管部门申报,未申报的不得实施集中。

展开全文

一种情形是,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的全球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,且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的中国境内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。

另一情形是,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,且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的中国境内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。

“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本身并不可怕。它就是一块试金石,既是关于并购对竞争环境影响的综合评估,也是对并购本身是否有利于提升企业效率的一个综合评估。对于企业而言,依法申报不仅能够管控合规风险,也可以让并购标的估值回归到有效竞争的约束中来,避免估值被夸大。另外,对投资者和反垄断执法机构来说,这也是一种国际通行的程序,可以通过规范透明的方式,让并购双方对竞争审查产生合理的预期。”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告诉南都记者。

不过刘旭也提到,目前国内尚未出现一起公开透明的、程序完整的互联网企业间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案例——2016年对滴滴收购优步中国业务的反垄断审查至今仍悬而未决。

不过从反垄断法修订草案中,似乎可以看到执法部门有意加强审查经营者集中。

南都记者注意到,草案对多处经营者集中的规定作了修改。其中,对未经申报的经营者集中的处罚,由原来的最高50万元,调整为可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。

Facebook大肆收购行为频遭反垄断调查

尽管国内尚无公开案例,但硅谷科技巨头Facebook因频繁收购被反垄断监管机构发起调查,或许可以为国内互联网企业提供参考。

为巩固其社交王国地位,Facebook曾先后收购了在线图片分享平台Instagram和收购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。再加上旗下的Messenger和Facebook,Facebook在全球范围内坐拥近20亿用户。

除了社交软件之外,Facebook的收购还涵盖人脸识别、数字广告、应用开发等诸多领域。2019年标普全球数据显示,Facebook在过去大约15年里收购了约90家公司。

随着Facebook市场地位的壮大,其并购行为成为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调查重点。2017年5月,脸书因在三年前收购WhatsApp时向欧盟提交了不正确信息,被欧盟罚款1.1亿欧元。

去年8月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怀疑Facebook收购潜在的竞争对手,以确保它们不对自己构成威胁,因而对Facebook的收购行为发起调查。

与此同时,要求拆分科技巨头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去年5月,Facebook 联合创始人克里斯·休斯(Chris Hughes)在媒体公开撰文表示,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。

去年3月,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·沃伦(Elizabeth Warren)也曾提议拆分Facebook、亚马逊、谷歌和苹果等公司以打破垄断。在她看来,科技巨头权力太大,它们扼杀创新,抑制中小企业发展,政府应该对科技行业作出重大结构性改革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黄莉玲